妈呀呀呀呀

(授翻)【McPriceley】a step by step guide[...]1

一本坠入爱河的教学指南或者如何在1854天内追到他

原文:a step by step guide to falling in love or how to woo a guy in 1854 days by neverbirds

译者:maya

原作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2214194

配对:Elder “Connor” McKinley/Kevin Price

Arnold Cunningham/Nabulungi Hatimbi

分级:PG-13

授权

译者的话:一切由于语句不顺、语法错误导致的歧义和OOC都是我的错。原文真的十分美好,可以的话,想请大家都去品一品,不如说这位太太的所有作品都十分美妙。标题因为字数原因只能省略一部分了。文中除分割线外的“*”都在文末有注解。

梗概:第一步:病态地沉迷爱情喜剧。

第二步:意识不到你最好的朋友有多可爱。

第三步:在情感问题上表现得一窍不通。

第四步:尽管一点也不努力争取却还是希望有个大团圆结局。

第五步:真正收获你的大团圆结局。

正文

那个夏天热得过头,而Kevin的车上没有空调。

这本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只要他不用和一个陌生人一起驾车穿越整整两千英里的话。一个迷人却又遥不可及的陌生人,如果他与Jason的热吻表明了他们的关系的话。但Kevin早就听够了关于Connor McKinley的传言,并且认为其中的每一条听上去都糟透了。

不管怎样,Jason还是告诉Kevin:Connor想搭个便车,所以Kevin让Jason告诉他除非Connor愿意和他轮班驾驶并且平摊旅途上住宿(大都只会是肮脏的汽车旅馆)的费用,他才会考虑拼车的事。于是Connor又通过Jason告诉Kevin这个计划听上去还行,而这就是一切的起因。在Kevin能踏上他在纽约的伟大历险之前,他得和一位他早就认定是个恼人精的陌生人一道在一辆车里待上四天。而现在,他受够了看着他的朋友和他只认识的几个月的人法式热吻就好像他们是对命中注定的恋人并且正面临着生死诀别一般,所以他使劲地按了三次喇叭。

Connor和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冷静点,公主殿下”和“你就不能让我们找点乐子吗?”

Kevin和Connor讲的第一句话是“这还不到一分钟,我就已经受不了和你坐在一辆车里了。”根据Kevin巨细无遗的计划表,他们已经迟到了二十分钟,他实在是没心情和Connor开玩笑。可当他这样告诉Connor的时候,Connor转过头开始冲着Kevin大笑。

“你真是可笑极了。”他说完隔着车窗给Jason送了一个飞吻。

“我会给你打电话的。”Jason说到。

“我会先打给你的。”Connor说着,同时Kevin翻了个白眼并且假装把他的手指塞进嘴里好只让Jason看到。作为回报,他朝他做了个鬼脸。“等到了加油站,我就联系你,一路上我也会一直和你发消息。”

Kevin不相信他说的任何一个字。

“我会等着你的。”Jason说。Kevin觉得Jason可能要等非常、非常久了。Connor在这方面算是臭名昭著。凭着那一长串心碎的追求者的队伍,他可以说是出了名。

Kevin向Jason挥了挥手然后发动引擎,不给Connor和那个年轻人留甚至五分钟细语的时间,Kevin知道Connor永远不会再想起的年轻人。

“你真是糟糕透了,”他告诉Connor,“你永远也不会给他打电话的,对吧?”

“永不放弃,”Connor耸了耸肩,“对了,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Kevin说道,尽管他并不这么想。

接下来的两三分钟被叫人难受的沉默统治了,Kevin一直注意着看路,既不去看Connor也努力不去意识到他相当有魅力的事实。他有些烦躁。Kevin不习惯失去他作为屋子里不可置疑的最好看的人的地位,可现在他的地位正受到威胁。当然他除了知道自己挺迷人的事实之外,也不太在意些事。这时Connor再次开启了他们的对话。

“说说你的故事吧。”

“什么?”

“你的故事,”Connor慢慢地说道,“是什么带你去纽约的?”

“哦”Kevin试着在集中注意力看路同时挪出精力瞄一眼时间:他们已经比预定时间晚了二十七分钟。“只是想换个环境,我希望当个社工。去纽约合情合理,毕竟那里有许多人需要帮助。”

“确实,”Connor说,“就这样?你的冒险精神呢?”

“就这样,”Kevin说道,十八年来,他和他母亲的生活使他能清楚地分辨什么时候人们想引起一场争执。“那又是什么吸引你去纽约的?”

“百老汇,亲爱的。”Connor夸张地说着同时用手在眼前比划舞蹈动作。

“就这样?”Kevin学着Connor问到。

“还有逃开我的家人。”Connor好像没事一样耸了耸肩。

“这样,”Kevin说,“我想,我可能也差不多。”

“不错,”Connor回复道,“所以,摩门教徒?”

Kevin握着方向盘的手几乎要打滑。

“不好意思?”

“很明显,你是摩门教徒。”

“‘很明显’是什么意思?”

“你懂的,犹他州、过分严肃认真、加上我见过的最假的微笑。那多半是从传教士训练中心学来的吧?”

Kevin确实在训练中心练习过怎么微笑,这也是他从这段经历中得到的唯一好处了。(除去自律以及时刻保持发型完美之外)根据他的目的和对象,他至少能用四种不同的方式微笑。该死的,Connor戳穿了这点。

“你是个混蛋,”Kevin答复他,“还有,我不是摩门教徒。”

“啊哈,绝对是,你甚至不会撒谎。”

“行吧,小半个摩门教徒,我甚至还中断了我的任务。所以呢?”

“我也是,”Connor说。“‘小半个摩门教徒’,不错的说法。”

“你不是。”Kevin这么说道,因为,怎么说呢,因为Connor实在是太过于张扬,太、太、太GAY了。他就是一切脱离使人摩门教会的诱惑的礼品装合集,甚至还有个丝带扎的蝴蝶结摆在这礼盒的顶上。

“凡努力寻找的必找到;神的奥秘必籍着圣灵的力量向他们显明,现代如此,古代也如此,未来的时代也如此。*”

Kevin沉默了一会,任由那段熟悉的经文没入他的认知。

“你的家人……”他开口问道。

“我们还是不要再提起这个了。”Connor打断了他。

“行,”不像Connor,Kevin不愿意强迫别人。“成了世人,才能有快乐。**”

Kevin永远也不会承认他喜欢Connor嘴角翘起,给他一个浅浅的微笑的样子。他估计从没在训练中心学过这种微笑,他们从不会教你怎样通过坏笑、或者调情、或者任何Connor藏在袖子里的小把戏来劝说他人入会的。不过他们倒是会教你怎样变得自信,也许Connor确实从训练中心带走了一些东西。不是说Kevin感到嫉妒或别的什么的,他永远都不会嫉妒Connor的生活方式。谢谢你,但他现在做他自己的样子就已经很完美了。

                                                               ***

他们在一家小餐馆停下。在这段凄惨得可怕的旅程上,Kevin只能指望着像这样的小插曲了。他计划好了路上所有的餐馆,浏览过它们的评价,列好了一张表格,标记上所有他们在再次上路前能在餐馆停留的时间。但他很快就认识到你的用餐经历全部都基于你的同伴的素质而不是食物。

“你有过体验真正美妙的性爱(Had great sex)吗?”

Kevin被樱桃派呛到了。

“这算哪门子问题?”

“我觉得这是指’没有’了。”Connor说,并对空气挥了挥手“这真不幸。不过,纽约、纽约,在那有那么多的新奇事在那等着你。”

“你真的是不知羞耻,”Kevin说。Connor同意一般地点头。“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良好的性生活?”

“你就是没有,虽然我不愿意这么说—也别怪我这么说—你是我见过的最严肃死板的人了。”

“过分,”Kevin一边说一边把勺子上的奶油刮下来。“你赢了,我和Laura Woods睡过。”

“那不算。”

“我感觉那挺好的。”

“不不不,那真的一点都不好。Laura Woods简直就是枕头公主本人(指在做爱中不愿主动而更被动接受的人)”

Kevin感到被冒犯了,即使他根本不懂“枕头公主”是什么意思。可Connor以屈尊降贵的方式表达了他对于Kevin的看法:他认为他是个失败者。Kevin从不是失败者,他向来是赢家,但也许那并不包括他的性生活。这又怎么样呢?几年前他还是个摩门教徒呢。难道仅仅因为Kevin没像Connor一样在这几年里沉溺在性里,Connor就过得比他要好或者其他什么的吗?

“你又怎么知道的?”

“我有自己的办法,”Connor边说边今天第无数次挑了挑眉。“所以还有谁?”

Kevin感到相当不舒服—而这已经不是他在这么短时间内第一次这么觉得了。他从小就认为性爱是随婚姻而来的特权,而不是在大学里,与你认都不认识的人乱搞,这想法在他脑内根生蒂固,暂时不会改变。不过Connor显然不这样认为。可是Kevin又有什么权利来评价他呢?人们对相同的事物常常有着不同的看法,如果Connor想通过和任何他喜欢的人做爱来发泄他多年受到的宗教的压抑,Kevin也不打算阻止他。与此同时,他希望Connor也能这么做,毕竟,Kevin的私人生活不是白被叫作“私人生活”。

“我觉得我在被审问,而你企图从我嘴里撬出我过去所有的性经历。”

“那是因为这就是事实,”Connor回答说,“快说,我们还有好几天来谈论这事呢。”

Kevin只想好好地吃完他的派。

“Harvey”Kevin说“Harvey Jones。”

Connor给了他一个微妙的表情,就好像他突然间既对这感兴趣又被这给吓着了一样。

“摩门教徒!”他断定说“你是个不合格的摩门教徒。”

“闭嘴,”Kevin对他说,“小半个摩门教徒。”

“好吧,”Connor笑着说。与他整天摆着的可怕的半笑不笑不一样,他脸上现在是一个真正真诚的微笑。“相信我,世界不会有比Harvey做口活更差劲的人了。”

在这个话题上,Kevin并没什么可以比较的对象。他知道自己在脸红并且认为不管他的答案是什么,Connor总会从里头挑出刺来。

“滚。”他这么说是因为他没有别的好说的了。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教你什么样才叫真正的性爱。”Connor一边说一边把他的纸巾撕成小片再把它们丢在桌子上,而Kevin正处在震惊中,嘴巴大张,嘴里则是碾碎的馅饼。震惊的同时,他抑制着自己想把那些纸屑全丢进Connor的咖啡里的冲动。

“你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差劲的人。”

“所以这是个’不’?”

“老天啊。”Kevin感叹道“你不是和Jason在一起吗?”

“他已经是今天早上的旧事了,”Connor坏笑着说。“当然啦,尝试总是值得鼓励的,不是吗?”

Kevin把头看向桌子,他还要和这个混蛋待上三天,但他已经不对成功抱有任何希望了。一天天下来,纽约在他眼里变得越来越没有希望,剩下的只有Connor McKinley。

“所以,”当他们之间的气氛终于缓和下来之后,Connor开口问道,“是定一张床还是两张床?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Kevin眯着眼审视Connor的笑容,他脸上的表情叫Kevin感到不安。

“想都别想。”Kevin回答说。Connor只是朝他耸了下肩。

“你开心就好。”Connor说,Kevin注意到他看上去一点也不失望,这让他有些气恼。Kevin就是那种人人都应该问他是否想和他们做爱的人,在他二十二年的人生里,他整整和四个人睡过,但其中一次被前摩门传教士初次饮酒、以及大学派对时的迷雾所包围—他记不得那个人的名字了。Kevin认识到Connor一个月睡过的人可能比他一辈子睡过的还多的事实。如果他嫉妒Connor的话,那也只可能是因为性对于Connor来说太随意了,仿佛这是他的特权一样。

尽管他的晚上没有被性爱侵占,Kevin很高兴他至少有个宁静的夜晚。他戴上眼镜读了一本书,喝了两杯水,早早地睡了。

                                                           ***

“你最喜欢的爱情喜剧是什么?”Connor第二天这么问Kevin,今天轮到他开车。

“我说不清,”Kevin回答他,“有这么多可选的。”

“不错的回答,”Connor评价道。“不过那也就只是个开场白。”

“什么的开场白?”

“很明显,一场有关红粉佳人的对话。”

Kevin皱了下他的鼻子。电影挺好的,他可以谈谈电影—一个安全的话题,与他的性生活没一点关系。

“那部片里有着历史上最难看的舞会礼服,就算我姐姐的橘色褶边裙也没有那么糟糕。”

“我真不敢相信,”Connor说“你居然知道‘褶边’这个词。”

“我有三个姐妹,”Kevin面无表情地回答他“她们每天能看无数集关于婚纱的日间真人秀。”

“你真是个神秘的男人,Kevin Price。算了,Molly Ringwald, Andrew McCarthy还有那个怪胎—Duckie,开始吧。”

“开始什么?她和Andrew McCarthy在一起了,这就是这部电影的全部剧情了。根本不存在什么三角恋或者其他乱七八糟的。”

“我现在是真的觉得你不可置信。”

“又怎么了?”Kevin说。他在过去两天里感叹这句话比他在过去一年里都要多。Connor真的是让人困惑,Kevin几乎理解不来他讲的每个字。Connor想说什么就说什么,难以相信他以前居然是摩门教徒。Kevin试过在脑海里想象一个少年时的Connor,每周日安安静静地坐在教堂的长椅上背诵经文。但他想象不出来,那几乎是个不存在的概念。Connor本身就是该被定义为不可能。

“她就应该和Duckie在一起,他们不在一起简直是犯罪。”

“Andrew McCarthy有什么不好的吗?有钱、有前途、而且英俊,任何人都会选他的。”

“但那太无聊了。”

“但那是安稳,”Kevin说着,抬起眼看天试图缓解他的恼怒。“安稳没什么不好的。”

“你真的完全没有冒险精神,我敢打赌你觉得Meg Ryan应该与她的屌丝男友在一起而不是跑去帝国大厦见Tom Hanks,是不是?”

“西雅图夜未眠确实没道理,很明显她应该和她的未婚夫在一起而不是和他分手,就因为某个她从没见过的人可能会回应她的信,然后出现在他妈的帝国大厦顶楼,还是在情人节当天。”

“那叫浪漫,”Connor伤感地叹了口气。他用余光看到Kevin也在看他,“那是部电影,电影就该代表无限的可能。”

“这太蠢了。”Kevin说着,努力装作他依旧掌控着对话。“这只会带坏人,爱情片只会带来心碎和对爱情魔力的膜拜,还有不现实的期待之类的。”

“老天啊,”Connor感叹说,“我和世界上最无聊的男人被困在一辆车里了,我都不敢相信我居然有想过睡你。”

“滚”这是Kevin这两天里多次重复的另一句话。

“凭你这张嘴,你可真够摩门的。”

“一点,只是一点摩门。”

“啊哈,快看呐,张牙舞爪的......如同一潭死水的Kevin Price。”

“嗷呜”Kevin说。“我受伤了。”

Connor又开始冲着他笑,Kevin当然没有感到沮丧,这太可笑了,他什么时候需要像Connor这样的人的称赞了?

“你就像香草,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从没体验真正美妙的性爱?”

“你就这么爱管闲事吗?”Kevin说“从没有人这么告诉过你吗?顺便,香草有什么不好的?没人不喜欢香草。”

“是的,但是没人爱香草,你懂我的意思吧?”

Kevin紧张了一下,难道他就真的那么无聊,难道就真的没有人会爱上他吗?

“操你的”Kevin说道,他是真的生气了“除了试图靠撒谎来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之外,你有说过任何好话吗?”

“哦,真过分。”

“你才刚说过没人会爱我,到底谁更过分?”

“戳到你痛处了?”Connor给了他一个坏笑,“随便吧,说不定你是对的。女孩子们都想找个善良的摩门男孩安顿下来,或许在另一个宇宙,单凭你的头发,我就会爱上你。”

“谢谢。”Kevin说道,感到受到称赞的满意,他的头发确实值得骄傲,毕竟,他可是在这上面花了时间的。

他们在沉默中度过了接下来的大约七到八分钟(Kevin数了时间)Connor又决定来烦他。

“你知道,总有一天,你会想通的。”

“你说什么?”

“和我上床这件事。”

幸好Kevin没有在开车,不然他可能会撞上些什么只为了让Connor闭嘴。

他说:“我真的、真的不这么想。”

Connor说:“喜欢男生的男孩子们永远都不可能只是朋友,他们之间总是会有一股暗流涌动的性张力,别和我说你没感受到,摩门教徒可不说谎,记得吗?”

但他只能算小半个摩门教徒,所以Kevin自信地说:“你绝对不会在我的考虑范围里,我们之间绝对没有任何的性张力。”

“只要你晚上能睡得着,随便你说什么”Connor回答他。自从Connor坐上这辆车,Kevin就一直在挣扎着试图打赢一场他注定会输的战争。

性张力!Kevin从没有和任何人有过性张力,更不要提这个混蛋了。

“你是不是直接假设所有人都想和你上床?”

“那通常是真的,”Connor耸了耸肩“大多数人都挺容易哄上床的,毕竟,在大学里你还能期待什么呢?你只是比较难弄罢了。”

“那样的话,你可以放弃了。我们甚至连朋友都做不成。”

Connor说:“我一般不和我睡过的人做朋友。”

“哦对,”Kevin说“因为喜欢男生的男孩子们永远做不来朋友。”

“正确。”Connor微笑着说,他的脸上的灿烂笑容就好像他从内部被点亮了一样,让人生气,“这对所有人都适用,你的话,你喜欢两边,估计在交朋友上是没救了。你懂的,直男和直女不可能是单纯的朋友,女同性恋之间更不可能了。性统治世界。”

“这理论真恶心,”Kevin说道“你也一样恶心。”

“谢谢,但我说过了,你总有一天会想通的。”

Kevin真的想弄死他,他可以现在就掐死他,处理好尸体然后在两小时溜出美国,但他们已经比计划晚了一小时十二分钟了,所以他不暂时打算掐死Connor。

“你能闭嘴吗?”

“只在特定的时候,比如我和一个男孩子在一块,而且……”

“别了,别把话讲完,这太可怕了。”

“真够摩门的。”Connor小声嘟哝说。

“只能算是小半个摩门教徒,”Kevin提醒说“我想旧习难改吧。”

Connor看着他的眼神能够表达所有的思绪。

“是啊,”他以不像他的方式难得地严肃了一会“我想你是对的。”

Kevin想问问Connor保留了摩门教教条的哪部分,但他没有问,因为他不像那个Connor试图成为的小混球一样。Kevin开始觉得大部分他认识的Connor都是装出来的,但他不会在任何时候试图去揭发Connor。他觉得Connor会是个好演员。Kevin有一次注意到Connor看起来特别希望有人能看穿他,但他什么也没说。他只剩下最后两天了,这之后他就再也不会见到Connor,Kevin觉得这样就行了。他不需要在这场公路旅行的最后来一场自我探索般的揭秘。他只需要闭上他的嘴,礼貌地点头,然后按着那天杀的日程表做事。

                                                           ***

当他们达到他的街区时,Connor说:“那么,我到了。”

“挺好的,我想,这就是再见了。”

当Connor转身的时候,Kevin拼命忍住不把他的头砸想喇叭知道Connor终于真的走了。

“谢谢,”Connor开口说“你知道,所有的事。”

Kevin回答他“也对,谢谢成为一个人能遇到的最烦人的讨厌鬼。”

Connor给了他一个飞吻,就像他四天前给Jason的那个一样,而Kevin冲他翻了个白眼。有时候他甚至觉得如果他再朝Connor翻白眼,他的眼睛可能会翻不回来了。

当Connor消失在拐角处时,他对自己说道:“操”他希望这辈子不要再见到Connor了。

                                                           ***

不幸的是,Kevin再一次见到了Connor。

这回是在机场,三年后,两份不同工作,一个婚约,以及一个他从没期望过却欢迎他的出现的Arnold Cunningham,还有Kevin永远也不会忘记的那张脸。

“Julie!”Connor欢快地叫出她的名字,而Kevin僵住了。

“Connor,亲爱的,你最近过得怎么样?我们有多久没见了!”Julie问候了他,并且吻了他的脸颊。哦,老天,他们认识。

“我想大概一年半了,”Connor冲着她微笑,他看起来不像以前那样充满活力。今天的他穿着一件衬衫,打着领带,看上起荒谬可笑,他估计会成为一个古怪的教区领导。“我过得挺好的,你懂的,在百老汇给自己找了个演出。”

“又是群演?”

对了,Connor是想着去登台演出之类的,而Julie是个化妆师,这不幸又可悲地解释了一切。

“你知道的”Connor回答她,同时饶有兴致看向Kevin,而Kevin试图把他的眼睛放在一切除了Connor之外的事物上。他第无数次假装看他的登机牌,尽管他两天前就确切地知道了登机时间、登机口、航班号。“那么,你挽着的这个帅气男孩是……”

“哦,这是我的未婚夫,Kevin。”

“Kevin是吧。”

“你好”Kevin意识到他得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只能尴尬地挥了挥手。

“我也认识一个Kevin,他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无聊的人,不过我觉得你一定是个小可爱。”

Connor朝着他微笑,而Kevin知道,Connor认出他了,Julie笑着拍了下他的手臂。Kevin总是不太喜欢Julie的笑声,但他绝对不会承认他的未婚妻有任何不足,可是听到这个不足之处作为对Connor作出的评价的回应让他感到烦躁。就算Julie不知道她的笑容建立在Kevin的痛苦之上,他还是觉得恼怒。

“你真的是一点都没变。”

Connor抓住她的手好仔细看看那枚戒指,那枚Kevin花了几个月挑出来的戒指。他看向Kevin的眼睛,而Kevin望回他。

“真漂亮,Jules,说真的,你真是幸运。”

“是呀。”她笑了。

Kevin催促着Julie说:“我要迟到了。”他希望能有一个紧急逃生路线带领他离开这尴尬的局面,越快越好。他能感到现在到处都是逃生出口“我得走了。”

“好吧,亲爱的,”她边说边在他的脸上印下一个亲吻,然后她转向Connor,“能再见到你真叫人高兴。”

“我也一样。”Connor说着给了Kevin一个浅笑,而Kevin只希望他能钻到地里去。当Connor终于抛下一个媚眼离开的时候,Kevin长长地叹了口气。

“我的老天啊,Jules,他在说的那个Kevin就是我,三年前我开车载他从犹他州到纽约。”

“什么?真的?”她又一次发出了那稍稍叫人厌恶的笑声然后牵起他的手。

“真的,”他坦白道“他当时在我的一个朋友约会,然后还想着勾搭我。”

“你?认真的吗?”

“你不需要表现得那么惊讶的。”Kevin说,为什么所有人,甚至他的未婚妻,看在老天的份上,总是惊讶于有人觉得他吸引人这件事呢?他猜这估计和他不那么狂热的性欲有关,因为这绝对不是他长相的问题。“再说了,我觉得他和所有有心跳的生物调情。”

“这倒是没错,”她笑着说,“我赌他估计和卡司里一半的演员睡过。他就是个谜。不管怎样,你该去登机了,你姐姐的婚礼一定会很棒,替我告诉所有人我真的很抱歉没办法到场,还有,记得给我发照片。”

“好的,”Kevin亲吻了她。“再见。”

他对于要离开她一周这个事实并不感到怎样的悲伤,他把这些想法先放一边,打算等到他不再是迟到了八分钟的状态时再思考。

Kevin回想起三年前,Connor简直恶劣得不可忍受,不过他自己估计也没好到哪去,大学时的Kevin并不是世界上最好的人。谢天谢地Connor没有提到这些,他很庆幸自己得以避免这一场灾难,他很确定如果Connor提起的话,他过去的小鸡肚肠总会被发现的。

登机口开放二十三分钟后,估计也是Kevin最晚登机的一次了,他不安地上了飞机,一路上他没办法不去想Connor的声音,有着歌唱一样的语调,同样也惹人生厌。

“你好,”从他座位边上传来了与他记忆中一样的唱歌般的声音“没想到会在这见到你。”

“哦”Kevin说“呃,你好。”

他开始忏悔所有自己做过的让他落得和Connor McKinley坐在一起这个下场的决定。

“三年前,我们一道从大学开车到纽约。”

“对,那个就是我。认真地说,我很惊讶你居然还记得。”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一个认为红粉佳人的结局不错的家伙。”

“不好意思?”Kevin说着试图从他们模糊的、漫长的四天中定位到那段对话。

“你觉得Molly Ringwald应该和Andrew McCarthy在一起而不是Duckie。”

“我从没这么说过。”Kevin反驳说,“这太没道理了,我永远也不会这么说。”

“你说过了。”

“我没有。”

“你有。”

“停下,”Kevin说“就算我这么说过,我那时候也还太年轻了,我估计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

“哦,所以你不再推崇安稳主义了?”

“我当然依旧热爱平和安稳”Kevin说“我要结婚了。”

“哦对”Connor回嘴说“你才二十五岁就打算安顿下来了,这得多无聊?”

“怎么说呢,这就是生活呗,不管怎样,你的生活和我的比起来又有多美好?”

“生活的乐趣、激情、冒险、疯狂的派对和更疯狂的征服”

“‘征服’?这就是你怎么看人的?”

Connor耸了耸肩。

“当你自己的生活无聊到难以忍受的地步时,你也没资格来指责我的。”

Kevin已经尽力不去对那些他认为比不上他的人指手画脚—你可以感谢Arnold帮助他认识到这点—但是Connor真的是在试探他的底线。

“你真是,糟糕透了,Connor McKinley,真的”

“谢谢。”Connor处事不惊地回答,他们分享了接下来的十六到十七分钟的沉默,这次是Kevin开口说话。

“你当时还想和我上床。”

“我没有。”

“你有。”

“没有。”

“有。”

“相信我,我永远不会想和你上床的,Kevin Price。”

“过分,”Kevin说道,用手肘顶了下他,这感觉很熟悉,但他很快就后悔了。

“你真的有这么说过,而且你那会还在和我的朋友约会。”

“我的老天,你是对的,他叫什么来着?”

“我不敢相信你居然不记得他叫什么了。”

Kevin也记不得他的名字了,他记得那是G或者J开头的,George?可能吧。但他永远也不会向别人承认这一点的。他和Connor McKinley不一样,他们就是不一样。

“随便了,他估计也不记得我了。”

“你还是很难忘记的。”Kevin说完就开始想象把他自己丢进火里。

Connor盯了他好长一会,Kevin觉得他脸红了。

“你也是,Kevin Price。”

Kevin还是难以相信他接下来的四个小时都要和Connor McKinley坐在一起。他看上去没变又似乎变了,他看上去更成熟了,还有更多的雀斑—如果那是可能的话—但他依旧身材瘦长,行动起来像是流水。Kevin不禁好奇他在Connor眼里又是什么样的。

“你说过喜欢男生的男孩子们永远都不可能只是朋友。”

“我从没说过这句话,我也永远不会这么说的”

“你说了,你问我要不要做爱的时候,我拒绝了,然后你说喜欢男生的男孩子们永远都不可能只是朋友。接着你还说我们之间有着不可否认的性张力。”

Connor抬起了他的眉毛。

“现在你提到了,这确实挺听来像是二十二岁的我会说的话。”

“二十二岁的我估计不喜欢Duckie这样的角色,”Kevin坦白说“我就像他一样,是个彻头彻尾的屌丝。”

Connor又笑了就好像他停不下来一样。而他的笑就像会传染一样,Kevin也不由自主地笑了。“叛徒!”他的大脑向他的嘴角嚷嚷着。

“所以,你的故事,是什么带你回犹他州的?”

“我姐姐的婚礼,”Kevin说“接下来的就是我的。”

“我一点也不惊讶你要结婚了,游戏人生和追求自由就不是你的菜,对吧?”

Connor听起来并不屈尊降贵,只是有点可怜他的意思罢了。随便了,他们各自有各自的选择。Kevin在脑海里爆了无数句粗口,带上他的耳机试着无视Connor,而Connor总是乱动而他的腿又太长以致于他俩的膝盖总是撞上。如果Kevin愿意分出精力来思考这件事的话,他敢保证说Connor是故意的。

当他们下飞机后,他们跟着对方默默无言地走出机场直到Kevin在接机处看见他的妹妹,转向Connor向他告别。他本想一句话也不说地离开但他总是那么该死地有礼,这个认知使他气愤。

“再见。”是他最后决定说的。

“哦好,”Connor给了他一个奇怪的表情,而Kevin绝不会花一整晚分析那个表情的“再见。”

Kevin和他握了手并且不由自主地冲他微笑,他觉得自己看到Connor回报他了一个微笑,但他转身过去时又几乎看不见那个微笑。

这一次,Kevin告诉自己他绝对不会再见到Connor了。毕竟,纽约有那么大。

                                                            ***

Kevin和Julie分手了。这其实对他们来说有些不可避免,Kevin总是有些神经质、脾气暴躁、依赖人的,但Julie一直都对他有这些距离感。并且,他们打算结婚也仅仅是因为双方母亲们的希望还有作为摩门教徒的责任罢了。就算Kevin只能算小半个摩门教徒。

他有一天回到家发现他们之间一半的东西都被打包好了,Kevin没有哭,他只是骂了几句脏话,向墙发泄情绪,用他自己都难以启齿的名号形容她。她说她离开他是因为一个能真正爱她的人。他问她是否爱过他,她回答说她也不知道。Kevin也不认为自己有爱过她,但这不妨碍他由于她的离开而受伤难过,尤其是她为了一个更好的人离开了他的时候。

她那个晚上就离开了,故事到此结束。

                                                             ***

这世界对他是那么的残酷,自他们上次偶遇后不到一年,Kevin又一次见到了Connor McKinley。他怀疑命运是在和他开什么恶趣味的玩笑,于是他拉着Arnold和他一起躲到了书架后。

“老天啊,Arnold,”他有些歇斯底里地抱怨道“你还记得我和你讲过的那个和我一起到纽约来的人吗?”

“当然啦,那故事太有趣了。他就好像是什么巨型混球而且还想勾搭你来着。”

“他就在那,别让他看见我……哦,你好,Connor。”

他尽力让自己挺起来冷静、正常,而不是被发现躲在书店的非小说区域。

“你好,Kevin。”Connor说着,脸上即将露出一个微笑“你对……植物科学有兴趣?从社工到科学家,这可是一大步。”

“你怎么会记得这些?”Kevin问。

“我记得更多关于你的事”他用胯顶了下另一个人的“我们上次见面的时候,你要去参加你姐姐的婚礼,对吧?她的婚礼还好吗?”

“还行,典型的摩门婚礼,太多人了。不过她的裙子倒是很可爱。”

“我估计比Molly Ringwald的舞会礼服好看。”

“是条裙子都要比那条好看。”Kevin说。

“呃”Arnold打断了他们“我要……去把这些书的钱给付了。”说着抬了抬手里的书“你俩好好聊。”然后Kevin从Arnold那收到了他有生以来见过的最微妙的表情。

“行,”Kevin看着Arnold走远,在他们认识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不懂Arnold,Kevin其实一开始都忘了Arnold还在边上。Arnold是个性格鲜明的人,难以言说,这倒不是什么坏事,只是Kevin很显然总是遇到这类人。“对了,那是Arnold。”

“挺好的。”Connor转过头来看他“你的婚礼怎么样?”

Kevin僵住了。

“哦,我们分手了。”Kevin尽力显得冷静“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太糟了。”Connor这么说着可他看上去似乎不那么认为。“谁甩的谁?”

“你还是一样爱管闲事,”Kevin说叹了口气投降般说道“她甩的我。”

“真的吗?”Connor看上去有些惊讶。“但你可是人见人爱啊。”

“现在真的不太是讽刺我的时候,”Kevin皱着眉头向Connor说“你就是完全不会看气氛,是不是?”

“不,我是认真的。”Connor说。

Kevin歪过头试图分析Connor脸上真挚的表情,他从没拒绝过任何赞美,也许Connor并没有那么混蛋。

“谢谢,”Kevin说道“这其实听上去挺好的,谁能想到你也能叫人愉快呢?”

Connor听到Kevin对他的正面评价后也吃了一惊,尽管那评价只是Kevin对于一个意料之外的赞美的直接反应。

“听着,”Connor利用Kevin认为他也许不再是世界上最差劲的人这点(他可能是第三或者第四,排在Julie和他母亲后面。)“我想和你一起吃顿晚饭。”

“我们是在成为朋友吗?”Kevin问道。

“我想是的。”Connor回答他。

Kevin感到不解,Connor从来不像是那种会和别人做朋友的人,更不要提是和像是Kevin这样的人交朋友了。

“你只会取笑我做的所有决定,从我点的菜到我穿的衣服,对不对?”

“很有可能,”Connor笑着说“我觉得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的,你不觉得吗?我一直躲不开你,也许命运在试图告诉我们些什么。”

“我以为喜欢男生的男孩子们永远都不可能只是朋友。”Kevin这么说了尽管并不这么认为。如果Connor一直这样冲着他微笑的话,Kevin其实并不讨厌和他待在一起。他就像是你能想象到的最讨人厌的阳光的拟人。

“我从没这么说过,我也永远不会这么说。”Connor说。

Kevin拿他母亲的祖墓发誓他看见Connor冲他抛了个媚眼。

“可以,”他说“我知道这附近有家不错的餐馆。”

“你的品味糟透了”Connor说“你会挑一家我做梦都想不到的糟糕的餐馆的。”

“而我的同伴也糟透了,”Kevin说,Connor向他皱了下鼻子,“他是个讨人厌的谈话主义者。”

“永远迷人的Kevin Price,”Connor提议说“我来挑地方,钱我付。我记得之前的时候我似乎总是把账单交给你,这听起来怎么样?”

“好极了,”Kevin说着并且不自觉地开始微笑。“你真的觉得我们会成为好朋友吗?”

“最好的朋友。”Connors说着把手搭在Kevin肩上“去和你的朋友说再见吧,然后我会说服你接受现在的我闯进你全是条条框框的生活的。”

“行吧,”Kevin不清楚他同意了什么,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同意,Connor似乎就是那种能说动所有人和他一起冒险的人,毕竟,他当初可是在他们跨越半个美国的旅程上说服Kevin不弄死他的人啊。“行吧,Connor McKinley,我们可以试着做朋友。”

Connor朝着他笑了,而Kevin的大脑正向他大喊:“不!你根本不清楚你陷入什么样的麻烦。”Kevin不想去管这些,他的生活早就是一团糟了,现在一切只是又回到了原点罢了,自从Julie离开后,他就一直很寂寞。她向他所有的朋友哭诉,现在他们都视他为敌。如果Kevin准备和他过去的“敌人”握手言和,这其实听起来也不差。如果Connor一直露出一副看着一个他想解开的谜题的样子,或者是一个他要攻克的目标的话,Kevin也从没拒绝过任何挑战,而且他也不打算临战而退。

                                                           ***

和Connor做朋友比他想的要容易得多。

他们之间好像有讲不完的话,更不要提Kevin从不知道保持沉默,而Connor又总喜欢回嘴的事实,一旦他意识到Connor对他越喜欢的人越刻薄这点后,他讲的话似乎也不那么刺耳了。Connor会拉Kevin出去,去演出,去酒吧,而Kevin每周都能遇到一打不同的人,相反,Kevin每天监督Connor刷牙,准时参加排练,给他做饭,这样他就不会考虑把全世界都塞进微波炉里转上个几分钟。他们真的能成为朋友。尽管这有些奇怪甚至不太正常,但Kevin绝对不会抱怨Connor McKinley突然出现,然后又攻占了他生活的方方面面。如果你几年前问他的话,Kevin可能会嘲笑这太过不切实际的想法。但是,人是会变的,人们变得更加成熟,人们会习惯对方的存在,双方的命运交叉、缠绕直到他们也分不清哪部分是Kevin的,哪部分是Connor的。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Kevin有的时候意识到自己站在他的洗手间里一边刷牙一边听Connor给他直播他们正在看的电影。突然一股莫名的爱意淹没了他,接着的是对于这股情感的困惑,他现在一只脚上套着他自己的袜子,而另一只则穿着Connor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又是怎么记住Connor喜欢什么样的咖啡的,还有记住他的头发在早晨乱糟糟的样子的?

Kevin的手机响了。

“喂?”他带着睡意问道,现在是晚上十一点,早就过了他的上床时间。而Connor知道这点还是兴高采烈地准备打扰他。

“快看电视,上面在播我讨厌你的十个理由。”

“我现在就可以列出我讨厌你的六个理由。”Kevin一边说一边不耐烦地打哈欠,好让Connor通过手机也能听到“第一,你把我吵醒了。第二,你明明知道我在睡觉却还是打电话过来就为了叫醒我。第三,你打电话叫醒我只是因为你知道这会让我很不爽。第四,你觉得让我不开心是你快乐的源泉。你找到规律了吗?”

“哈哈”Connor回答他,他听上去太遥远了。“谁叫你帅得让人腿软,又那么幽默呢,这听上去怎么样?”

“拍马屁也没用。”Kevin说,Connor嗤笑了下。

“我一点也不信,你就吃这一套。不管怎样,我就是靠拍马屁求人的。”

“还有你的小聪明。”Kevin说着打开他的床头灯。

“对,还有那个。”Connor同意说,“想和我一起看电影吗?我睡不着。”

“可以啊。”Kevin接受了他的邀请,打开了电视。

“我爱这段。”Connor感叹道,接着他陷入了沉默,以前的Kevin估计会认为这段安静的时光背后一定有什么阴谋,而现在他知道这只是Connor没精力的表现罢了。Connor并不真正意义上地睡觉。尽管他熬夜熬到早上三点用Kevin所有的锅子练习打击乐的时候真的能烦死人,而且Kevin七点还要上班,他却不在意。他更讨厌放任Connor一个人坐在他小小的公寓里思考他自己到底是怎么了,Kevin也安静了一会。他和Connor一起顺着电波评论电影直到他睡着,手机屏幕贴上他的脸,当他醒来的时候,他收到了三条Connor发来的消息。他只看了最后一条。接下来的一整天里,他脑子里都围绕着那个在“早上好,阳光!!:)”边上的x(表示亲吻。)

                                                           ***

Connor白天的时候并不会出门,所以Kevin开始强迫他出去。他们去吃早午餐,去看早场电影,尽管Connor多半还活在宿醉的影响下,或者其他事情之类的。Connor看上去更开心也更健康了,Kevin估计也差不多。说到底,悲惨的人都渴望他人的陪伴。而Kevin的同伴碰巧是个球形的活力集合体,一蹦一跳地走路,揽过Kevin的肩膀,一旦有机会就在他的脸下印下亲吻。他会一直以一样的方式评价Kevin的优缺点,而当Kevin试图回击时,他发现自己有的更多是对Connor的仰慕而不是对他的厌恶。他感叹这是怎么来的,一边看着Connor和鸽子对话,试图分给鸽子他的三明治。

有时候他们会和在工作时帮助过的孩子们举行运动会,像是在周末或者放学后举行棒球比赛之类的。Kevin从中拿不到报酬,但他喜欢这么做因为他知道自己擅长运动。有一天,他拉着怨声载道的Connor过来,把他介绍给孩子们。他们爱他,Kevin觉得这很可能是因为Connor看上去很自信,而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没办法做到那么自信。(尽管Kevin知道这都是骗人的。)另一方面,Connor讨厌这一切,不过你得足够了解他才能发现这点,比如说像Kevin一样。与一个不是Arnold的人这么熟悉感觉十分奇怪,他不喜爱冒险,因为他过去曾经认为他足够熟悉Julie了,却还是没有意识到她根本不想和他结婚。Kevin估计一直会在他的心上建堵墙好防止他再一次那样地依赖别人。他知道即使这堵墙也不过只个幻觉,他早已经习惯依赖Arnold,并且正在习惯相信Connor。但说服自己他依旧有着独立的底线让他感觉好多了。Kevin叫这情感墙壁,Connor管这叫作“把你所有的负面情绪装进你大脑里的一个小盒子里,然后永远不要再想起那个小盒子”。他们并没有多大区别。

“这太糟糕了,”Connor悄悄和他说“体育从来不爱我,告诉我为什么我会和你过来。”

“因为你爱我而且费尽心思地想和我多待一会儿。”

“我一点也不信,”Connor回应他说“更可能是我只想看你穿那条超短裤,然后笑你。”

“它没那么短,”Kevin感觉被冒犯了,“它的长度很正常,你这可是诽谤。”

“随便你。”Connor说“你不能否认你的T恤衫至少小了两码,就因为你想炫耀你的手臂肌肉,万人迷。”

“Connor”Kevin一边说一边无奈地用手抹了把脸“这是你的衣服,我昨天在你家过的夜。”

“哦对,”Connor说“我帮你挑的这身,这样我就可以对着你的手臂流口水。”

“别,”Kevin说“别试图和我调情,我现在还不打算和任何人约会。”

Connor看他的表情十分微妙,但Kevin没能仔细琢磨清楚就被赶上场了。

Connor总是和别人调情,而Kevin有时候理解不来。不是说他不习惯被搭讪,实际上他很清楚自己长什么样,但他通常一声不吭地离开咖啡店,或者其他什么地方,然后再也不去想这件事。

他以为Connor和他调情仅仅是因为他觉得这有趣罢了,而这让Kevin觉得这有点伤他的自尊心。或者他只是想让Kevin在不得不约会的时候好不那么尴尬。不管是为了什么,Connor估计都不会坚持很久,但这让人感觉轻松、熟悉,有时候Kevin还会调戏回来。他告诉自己这只是他们之间的正常互动罢了。Connor愿意让Kevin成为对他有意义的人,选他作自己最好的朋友,他关心的人,他不会发生关系的人,Kevin不知道还有什么能比这更让他打心底觉得温暖和特殊。Connor就是那种你渴求他的爱的那种人,而Kevin喜欢被人爱。

当比赛结束的时候,Kevin不顾禁止肢体接触的规则(他早就十分擅长打破规则了)和所有人击掌,因为大家在某些时刻都希望能被特殊对待,并不是因为Kevin是个自我中心的人需要被所有人爱。Harriet给他了一个拥抱,她还只到他的胸前,他也抱回了她。这让他感到顺利完成工作的喜悦。Kevin喜欢擅长某些事的感觉。他看到Connor冲着他微笑,Kevin也送回他一个微笑。

“这些都很有意义,”Connor在走回家的路上和他说,“谢谢你带我过去,尽管我一点也不擅长体育运动。”

“你体育还没有那么差劲。”Kevin回头看向盯着他的Connor“好吧,你可能确实打球打得很烂,但你玩得还挺开心的,对吧?”

“当然了,”Connor回答他“和你一起的时候,我都很高兴。”

“真的?”Kevin绝对一点也不沾沾自喜地说。上次有人觉得他有趣是什么时候了?

“假的,我和你出来只是因为你无聊死我了。”Connor翻了个白眼。Kevin突然意识到自己有多感谢Connor能出现在他的生活里,所以他把他拉进怀里,而且在Connor被自己绊倒的时候大笑。

Kevin当晚作为回报去了Connor的演出,他没怎么注意演出,因为他一直都在看后面的Connor。当然他暂时还不打算告诉Connor。相反的,他告诉Connor这演出无聊透了,而且他讨厌这出戏,不过他一边说一边用手肘顶顶Connor暗示他这都是开玩笑的,Connor只是向他笑笑然后说:那真是太遗憾了,Kevin至少得再看八次才能补偿他,特别是想想Kevin平时有多爱在上午十一点之前把Connor拉出他的公寓。Kevin去了之后的派对并且醉得可怕,Connor在手机里保存了一堆照片,好以后尴尬Kevin,而作为报复,Kevin则会告诉六个不同的人Connor是怎么样吐在他的鞋上的。他玩得很开心。

他之后和Connor一道磕磕绊绊地走回Connor的公寓,搭在对方身上睡着,蜷缩在沙发里一起看公主新娘,如果Kevin醒得早的话,他会静静地看着Connor的睫毛颤动,在睡梦中眉头紧锁。他的记忆飘回到四年前的那辆热得让人发昏的车里,记起他当时有多讨厌Connor。他把一缕挡在Connor眼前的头发拨开,到头来,他还是说错了一件事。喜欢男生的男孩子们可以成为朋友。

                                                            ***

Connor有个叫Nabulungi的朋友,他说她是他在Kevin之前在纽约的唯一的朋友,而Kevin对于这种感觉再清楚不过了。他还说她是自然的化身和“不可置疑的佳人、淑女”,在见到她五分钟后,Kevin就知道了Connor到底想说什么。

“如果你动他一根毫毛,”她说道“我就杀了你,而且我会慢慢来,那会非常地痛。”

“呃”Kevin说。

“他比看上去的要脆弱得多,”Nabulungi对他说,Kevin回忆过去,他以为他足够了解Connor了,但脆弱绝对不是他会是他会形容Connor的词。他不太擅长领悟社交中别人给他的提示,Connor老是管他叫“和十三岁青少年一样感情白痴”。也许他只是没能注意到闪闪发光的他最关心的Connor。

“是这样吗?”Kevin说,Nabulungi盯着他,威胁他一样丢给他一杯酒。

“把这喝了。”她命令说“等我们喝醉了,我估计会不那么像只护崽的母鸡了。”

“也对,”Kevin说,她和Connor一样,凶猛、让人困惑、永远比他人前一步,让Kevin感到迷失、不解。“可以,我们该这么做。”

他们一起干了两杯,然后Kevin开始灌伏特加,用余光看着Connor和两个不同的人跳舞,直到他注意到Nabulungi笑着看他。

“他是个不可思议的人,是不是?”

Kevin不知道他该怎么回答,他感觉就像见Julie的家长一样,只不过这次美好的酒精帮了忙,而且Kevin没有和任何人睡在一起。

“是啊。”Kevin回答道,他不再说话了,不过他给他们两个人点了一杯龙舌兰。她直接干了那杯,既不加盐也不加柠檬,Kevin讨厌承认这点,但事实是他被惊艳到了。他一般对于别人能做他做不到的这件事不太高兴。

“我决定了,我喜欢你。”她意外的清醒地告诉他,她真的很能喝,但Kevin不一样。他感觉有点晕乎乎的而且他的嘴比他的脑子先行动。

“哦,谢天谢地。”他想都没想就说出口了,觉得自己在她的注视下脸红了。“我,呃,我也挺喜欢你的。”

“挺好的。”她说“因为Connor一直在讲你的事,他一直说他和你没睡在一块,我从来没信过,不过你看起来确实一副缺少性生活的样子。”

“只是一年而已,”他出于自己仅存的骄傲说“只是修士般的一年而已。”

“我是开玩笑来着,”Nabulungi说“我真的不需要知道这点。”

“那么,这至少是个证据,不是吗?所有人都觉得我们睡过了,但是,不,我们没有。”

“为什么不呢?”Nabulungi问他,她听上去和Arnold似的,所有人都只会叨唠同一件事。

“因为我们不想?”

“哦对,”Nabulungi说“他说的时候,我一点也不买帐,你说的时候,我也绝对不会信。你真的见过Connor本人吗?”

“我有,”Kevin说“不止一次,没穿衣服的也有,但那对我没用。”

“你真的不会说谎,”Nabulungi说“你们摩门教徒真的都不会说谎。”

“小半个摩门教徒。”Kevin习惯性地回了一句,接着开始讲他用来让别人闭嘴的故事“我订婚了,她甩了我,自从那以后,我就再没有,你懂的。”

“这真是我听过的最惨的故事了。”她评价说,听上去一点也不难过。Nabulungi和Connor真是惊人的相似。“不巧的是我居然把我的小提琴落在家里了。”

“滚吧”他笑着说。

“如果你愿意,Connor估计会愿意和你来一发的。”

Kevin被他的酒呛到。

“不,”他说“不,不,绝对不。”

“随便你,”Nabulungi耸耸肩“这可是你的损失。”

事实是Connor估计会愿意和他上床,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打算和Connor做些什么,不过,他知道这估计和他对性爱的焦虑有关。可他越不去管它,这就变得越糟糕。他暗暗地觉得这和对方是Connor这点有关,性仿佛变得廉价、变了质一样。Kevin有他的底线,而Connor很明显没有;Kevin想要能说明些什么的性爱,他就是这样的人。一夜情实在不是他的风格。

“你想跳舞吗?”他问Nabulungi,而她看他的眼神就好像他长了两个脑袋一样,随便了,他有酒壮胆,还有人要去惊艳。

“你不太喜欢跳舞吧。”她说。

“不,”Kevin回答她“但不代表我一点不会,来吧,来瞧瞧我的舞步。”

她笑了,这还是今晚第一次。她的笑容温暖又明亮,Kevin知道为什么Connor喜欢她了。她接过他的手把他拽进舞池,Kevin在跳舞,并且他跳得真的很糟,但Nabulungi在笑,她还允许Kevin拉着她伴着音乐转圈。

Kevin注意到Connor,他朝他笑笑,Kevin也回报给他一个微笑。Nabulungi张开双臂拥抱Connor,Connor领着她的手臂绕个圈这样他就可以从后面抱着她。Kevin喜欢看到这样的Connor,真实的、甚至有点醉的他,不再假装自己的他。他只是Connor,她只是Nabulungi,而他只是Kevin,三个一起跳舞、喝酒的朋友。

也许Kevin应该学着和Connor一样,真正地做自己,但问题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到底是谁。有一半的Kevin是Arnold,剩下的是他自己都不懂的谜。Connor吻他的脸颊给他买了另一杯酒,而Kevin觉得也许这些都不重要了。他可以等会再想,他总有以后的时间来想这些的。



*截取自《摩门经》尼腓一书10:19

**截取自《摩门经》尼腓二书2:25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