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呀呀呀呀

(授翻)【McPriceley】a step by step guide[...]2

一本坠入爱河的教学指南或者如何在1854天内追到他

原文:a step by step guide to falling in love or how to woo a guy in 1854 days by neverbirds

译者:maya

原作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2214194

配对:Elder “Connor” McKinley/Kevin Price

Arnold Cunningham/Nabulungi Hatimbi

分级:PG-13

授权:

译者的话:一切由于语句不顺、语法错误导致的歧义和OOC都是我的错。原文真的十分美好,可以的话,想请大家都去品一品,不如说这位太太的所有作品都十分美妙。标题因为字数原因只能省略一部分了。文中除分割线外的“*”都在文末有注解。

梗概:第一步:病态地沉迷爱情喜剧。

第二步:意识不到你最好的朋友有多可爱。

第三步:在情感问题上表现得一窍不通。

第四步:尽管一点也不努力争取却还是希望有个大团圆结局。

第五步:真正收获你的大团圆结局。

正文

                                                             ***

Kevin和Connor觉得他们应该介绍Arnold和Nabulungi认识,这样他们的朋友就可以一道出来玩,比如,他们可以四个人玩电子游戏了。

他们绝对不会期待说Arnold和Nabulungi能相处得这么好。他们都固执己见得可怕,还有着说服人们做他们一般不会做的事的能力。而且他们之前都从来没有一段说得上算成功一半的关系过。Nabulungi总是喜欢上不该爱的男人,Arnold从没追求过任何人。

“你真可爱,”Nabulungi告诉Arnold,他们在一起吃晚餐,Arnold的玉米卷饼喷了他一身。“他是不是很可爱?”

Kevin同意着点头,因为Arnold确实很可爱,而Connor看上去则只有震惊。

“这可是你对任何人说过的最好的话了。”Connor说道,而Nabulungi只是耸了耸肩。

“怎么了?他就是一口新鲜空气,是不是,Arnold?”

Arnold勉强咽下他的食物,直直地盯着她看,Kevin看到他的眼睛几乎要变成像动画中的圆形了。从来没有女孩对Arnold说过像这样的话,仔细想想,除了Kevin之外,也没有男孩说过,自从Arnold记事以来,就没有人对他表示过爱意。

“我想是的?”

“你就是。”Nabulungi说“男人都差劲极了,无意冒犯,但你不一样。Kevin跟我讲过关于你的所有事。”

“哦,”Arnold说“他们也讲过很多关于你的事。”

他结巴了,而Kevin觉得这是他这辈子目睹的最美好的事,他的心中涌起一股骄傲,Arnold要有个女朋友了。他们也许还会结婚生子,而Kevin会当一个有趣的叔叔的。

“我希望只有好的一面。”她说,用如果你们敢搞乱我就杀了你的眼神盯着Kevin和Connor。

“只有最好的一面。”Connor一边点头一边说,他就像Kevin一样支持这一对。

“你是,呃”Arnold的脸红透了,看上去就像个甜菜根“你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美的女孩了。”

Connor和Kevin交换了一个眼神,他的眼神里有束亮光让Kevin想对他微笑。

“我和Kevin出去走走,”Connor说着拉着Kevin的衬衫把他拽起来“我们就不打扰你们这对小情人了。”

Kevin觉得他们根本没有听见估计也不会注意到他们走了,因为Arnold看向Nabulungi的眼里有星星,Nabulungi少女般地用手托着下巴,朝着Arnold微笑好像他是这世界唯一有价值的东西一样。

当他们散步的时候,Connor把自己的手臂滑进Kevin的臂弯里。

“我真希望所有人都能那么容易找到真爱。”Kevin说。

“也许这就是那么容易的。”Connor说“你只是还没找到对的人罢了。”

“你觉得我们真的会遇到吗?你懂的,那个对的人。”

“也许吧,”Connor说“也许你们已经遇到了但从来没意识到这点罢了,也许我们的真爱已经和我擦肩而过了。我们命中注定的丈夫或者妻子正要和别人结婚了,但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接着我们就迎来了孤独而悲伤的死亡。”

“你在讲什么啊?”Kevin说“这是我听你讲过的最阴郁的事了。”

“但这是真的,不是吗?也许我睡过的那么多人里面有一个就是那个对的人,但我毁了一切,就因为我有点,你懂的,浪。因为我在爱情上从没有自控力,等我变老了,头发白了,不再有魅力了,这都会回来报复我了。”

“红发的人不会长白发的,”Kevin说“你不会有事的,你还没有三十岁呢。”

“呃啊”Connor说“我不敢相信你居然说了那个‘三’开头的词。”

“还有四年,”Kevin说“那还有好久呢,你会没事的,Connor McKinley,我会保证你去世的时候不是一个人的,别担心。”

“保证我们会一直是朋友?”

“当然啦,”Kevin说“我不轻易交朋友的。”

“我们可以坐在摇椅里给对方织围巾,那真的很有爱。”

“确实,”Kevin说“想想接下来五十年里会出多少爱情喜剧,我们可以坐下来把他们都看遍,再说说所有人的衣服有多糟糕,他们的爱情线发展又有多诡异。”

“你是人类的财宝,Kevin Price。”Connor说着把头歇在Kevin的肩膀上“他们会成为特别可爱的一对,是不是?我都不敢相信我能看着他们在一起。”

“最可爱的一对。”Kevin同意说,压下他几乎要说出口的不合适的想法,他总在Arnold的问题上变得这样。Arnold从不对自己感到自卑,Kevin从没见过这样的人,所有事对他来说都特别简单,尽管他在生活中闯的祸和公牛在瓷器店打翻的商品一样多。“你刚刚有在指谁吗?”

“啊?哦,没有,不太算吧,”Connor说“也许一两个我真正爱过的人吧。Steve,可能,不过我们之间也没能成,你知道吧?”

“我知道的,”Kevin说“你的方法估计也比我的要好吧,至少你能活得有趣。”

Connor用一种Kevin理解不来的方式看着他。

“我知道我会不会用‘有趣’这个词”Connor说,然后他陷入了沉默而Kevin不打算勉强他说话。

“你没有伴的时候,我可以当你的。”Kevin说“像是婚礼上的或者新年晚会之类的,我会给你写情人节贺卡还有其他所有的东西。”

“你真好,”Connor说“但如果你有了男友或者女友呢?”

Kevin嗤了声,他估计不会再试图开始一段新关系了,至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已经经历过那些了。

“不大可能,”Kevin说“心碎一次大概能让你停机几年。”

Connor哼了声。

“我们该定个协议,”他说“比如说,如果我们到了四十岁还都没有结婚,我们就结婚吧。我们还可以领养个孩子,你和我能做一对奇怪的老爸。”

“成交,Connor McKinley”Kevin说“我本来想和你握手,但你已经牵着我的手了。”

Connor不知道说什么,朝着他笑。

这其实不糟,真的不糟。他希望能有人用Arnold和Nabulungi看着对方的眼神看他,Julie从没那么看过他,没人那么望向过他。能有人愿意无条件地爱他,不离开他,能让他在他的自尊心低得可怜的时候感觉好些,那应该会很好。他希望自己能像Connor一样,尽可能地享受单身生活,但他不能。他就是那种极端的人,也许这世上并没有那个完美的人。但Connor总是第二好的选择。

                                                            ***

自从他们开始一起玩之后,Kevin担心Arnold会感到被抛下,但他现在有Nabulungi了,而Kevin用Connor McKinley填补了他生活中Arnold形状的空洞。这怎么了吗?他难道就不能有别的朋友吗?现在他总共有三个真正的、老天知道我愿意为他们付出生命的朋友,这比Kevin想过还要好。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以前从不愿意这么做,他以前总习惯做独行侠,接着Arnold闯进他的生活,占据了Kevin的注意力,而这就是一切的开始。

接下来他遇见了Connor,Connor和Arnold完全不同。Arnold揭露了一部分的Kevin,那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被他藏起来的部分。但Connor改变了他,他从不喜欢外出、或者结交朋友、或者喝酒、看音乐剧、熬夜或是深夜散步。现在他去看Connor的演出,参加接下去的聚会,Connor冲他笑然后Kevin也开始笑。他以前从不喜欢开自己的玩笑的,现在一切都开始变得不同。

Connor给一款肥皂拍了广告,Kevin把那个广告录了下来,这样他可以看一遍又一遍,笑到他开始脸疼为止。每次他提到这个的时候,Connor都会拍他下,但Kevin知道他暗地里还是挺高兴Kevin这么关心他做了什么的。Connor开始参加所有Kevin组织的课后活动,就算他讨厌这些活动,他仅仅想和Kevin再多待一会儿罢了。Kevin也觉得有一部分是因为那些由于一位百老汇演员的存在而兴奋得眼睛闪闪发光的孩子们,但Kevin也不怪他。他也喜欢看到别人因为和他待在一起而激动。

Kevin买了一个相框,把他们在一个派对上的合照放了进去。照片上的他们眼神模糊,Connor的手臂搭在Kevin的肩膀上,他看上去比过去的他要开心得多。他把这张合照放在他和Arnold的合照边上,每次看向窗台,他都感到一阵幸福,他告诉自己这世界上有两个人爱着他。

当他看到照片的时候,Connor说:“这张照片上的你看上去帅得不能再帅了”。Kevin有点得意,Connor给他的赞美就像给他的打趣一样多,而这总使得Kevin感到温暖、愉快。“尽管我很确定拍完这张照片五分钟之后,你就吐了。”

“Connor,是你吐了,不是我。”

“哦,你说对了,我吐在你身上了,我记得了。”

Kevin没告诉Connor这就是为什么他选择这张照片:因为就是他们。不过Connor估计早就想到了,他嘴角的笑意便能说明一切了。他就是这么敏感,Connor甚至知道连Kevin自己也看不到的自我,这有时让人火大,但大部分时候只对于他的自我探索有益无害。

现在是夏天,Kevin最新的爱好就是拉着Connor去公园散步。Connor油腔滑调地说他们会是多有爱的一对,他们只需要再领养几个躺在相同图案的摇篮车里的华裔小女孩就行了,但Kevin只是无视他然后把自己买给他的咖啡递给Connor。

“还记得咖啡是一种罪的时候吗?”Connor一边说一边比了个一把抓过的手势“上帝创造了这样美好的饮品却把我们与之隔离。”

“还有,热饮料也不是给身体或肚腹用的。***”Kevin喝了一口说。

“你们中只要有人喝酒或者烈性饮料,看啊,那是不好的。****”

“异教徒。”Kevin说。

“你知道的,”Connor说着冲他吐了个舌头“现在还不到引用经文的时候。”

“你明明知道那句子一点道理都没有。”Kevin说“你到底有没有去过传教士训练中心?”

“我当然去了,”Connor说“和你一样,我学习怎么当一个教区领导还其他的东西。”

“不,你没有。”Kevin说“尽管你老说这些不可能的事,但这件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不,我是认真的。”Connor说“我父母觉得这能对我有点积极影响什么的,不过倒是没人对我退出训练表示惊讶。我估计你也知道了,这之后我就没怎么和他们联系过了。”

“我是那种出现在摩门教会海报上的孩子,”Kevin承认说“像是真的上海报那种,他们指望我改变世界,之后,也就这样了。”

“后来发生了什么?”

“我长大了。”Kevin耸耸肩“我长大了,我受够那些规矩了。我看到另一个世界而且觉得那边看起来要好得多了,所以,就这样。接着我遇到了Arnold,而且他也曾经是摩门教徒,不过他觉得你应该按照自己的意思给自己树立规矩,而不是照着一些古书上写的做,这想想也有些离经叛道。”

“Arnold比他看上去的要聪明。”

“聪明得多。”Kevin说“如果你还有什么前摩门教徒情节,去找Arnold。”

“行,”Connor说“你今晚想一起看部电影吗?”

“当然。”Kevin回答说。

“太棒了,我总能靠你在我清醒的时候愉悦我,这可是项难得的天赋。”

“不用谢,”Kevin说“而我总能靠你在我醉的时候愉悦我,这都我从你身上学来的坏习惯,你带坏我了。”

“这不是我第一次被这么说了,”Connor说“但你这么说的时候,对我的意义最大。”

Kevin感到一阵愉快窜过他的脊柱,不管Connor说像这样的话几次,暗示说他把Kevin视为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人,Kevin永远不会厌倦。Connor对待Kevin像是什么珍宝一样,好像他还没受够让Kevin占据他生活一部分一样。而Kevin在他内心深处,不管他有多想把那部分自己驱除,始终都和他人讲的一样,是个自大狂,但如果Connor想让这部分继续壮大的话,他又该叫谁把注意力降低呢?

如果这是个比赛的话,Kevin知道自己会赢,而且他将沉醉于胜利中,他总想当那个最好的,而自从他离开教会以来,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在哪方面做最好的。现在他清楚一些了,他希望成为Connor McKinley最好的朋友。而他擅长这件事。他知道Connor怎样运作,什么驱使他前行,什么鞭策他每天早上睁开眼,他知道Connor锁在内心深处的秘密,永远不去再想的秘密,他知道Connor和所有太阳下的生物调情只是因为这就是他对待自己问题的方法,他知道Connor希望所有人都能爱他,而Kevin会成为最擅长这件事的人,不管Connor喜不喜欢。

                                                               ***

“我不明白。”Arnold在他们午间休息时说,“你们都是单身,你们也享受对方的陪伴,你从来停不下说关于他的事,为什么你们还没在一起?”

“因为”他慢慢地说“我们并不相爱。”

“你们当然相爱了”Arnold说“你不能更爱他了,你就是个白痴。”

“我不喜欢他,”Kevin说“我是以朋友的方式爱着他,可我也以朋友的方式爱着你啊,你知道这点的,但没有人催着我和你上床啊。”

“我对你来说太好了,”Arnold说“你可高攀不起。”

Kevin哼了一声,Arnold估计没说错。

“听着,”他说“我懂你的意思,我知道对于其他人来说,我们的关系看上去有多微妙,但那真的不是我们之间关系真正的样子。”

“真的吗?”Arnold说“因为我一点也不相信你。”

“我只是很高兴能在这个城市里多认识一个朋友,而且,你也知道的,还有Julie的事。”

其实Julie的事已经不再影响到他了,不过现在他也不能算是个摩门教徒,说谎的感觉并没那么糟。

“我很抱歉。”Arnold说,他嘴里还有嚼了一半的肉丸,Kevin稍稍厌恶地皱了下鼻子“我忘了。”

“没错,”Kevin回应说“人们老是忘记这件事。”

“还难受吗?”

“会”Kevin回答他,这也是他对于这件事所有的评价了。

他并不是还没有脱离她的影响,或者其他什么的。Kevin已经见识到另一种生活方式了,而Julie和她平凡、世俗的个性将再也融不进他的新生活。他只在深夜孤独一人时会想起她,那时他的大脑就是不肯放过他,他的脑子就只会在记忆中闲逛。他只要发消息给Arnold、Connor,有时候他会找总有绝妙的建议的Nabulungi,一切都会变得好多了。

他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外向的人,可他还是需要他人的关注,不然他就只会用那些阴暗的想法、一点一点即将爆发的自我厌恶淹没自己。在Julie离开之前,他从不知道自己会这么做。一时之间,他又是独身一人了,没有人在他需要的时候给他关爱,没有人需要他给予关爱。他发现自己漫无目的地漂浮在空虚之中。但是,不,他不希望她回来,可同时他的愚蠢的、强烈的自尊心又把他永无止境地束缚在失去她这件事上。

“行吧,”Arnold说“一切都会好的,你估计只是还没遇到对的人或者别的什么的,而且,伙计,Jules绝对不是那个对的人。”

“我想是吧,”Kevin说“我是说,我知道是这样的,但这只是,这实在是个难过的坎。”

“自从你们分手以来,你看起来开心多了。”Arnold说。一小部分的Kevin像个叛徒似的告诉自己:你是指自从我和Connor成为朋友以来。他以后绝对要好好想过这件事,虽然他隐隐地知道自己估计只会一拖再拖,他的午间休息只剩七分钟了。

“所以,你和Nabulungi,你们之间有些什么了?”

“对,我和Nabulungi,”Arnold说“是不是超棒?”

“没错,”Kevin一边说一边整整齐齐地把他的三明治包装纸叠好“你们这对特别有爱。”

“我还是觉得我配不上她,”Arnold说“我现在都不敢相信她居然喜欢我。”

“所有人都该喜欢你,”Kevin下意识地回答说“不喜欢你的人都是傻子。”

Arnold像往常一样,充满情感地看向他,Kevin总觉得不太舒服:Arnold对他的不变的敬佩中总有什么让他感到厌烦。他不认为他值得他的崇拜,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才能让Arnold这样喜欢他。他们在Kevin人生中最糟的时刻相遇,他当时活在规则的限制中,觉得婚姻是他人生中唯一重要的事。他现在放松多了,也友好多了,他更愿意展露他的情绪而不是对着所有试图接近他的人演戏。尽管他还是给自己画了条界线。他还是Kevin·情感不健全·Price,他还是会对Arnold板着张脸,然后摘下面具。

“谢谢啦,伙计”Arnold给他了一个大大的微笑“你也一样,你知道吗?”

Kevin不相信他的话,但他还是微笑、点头,说着谢谢。

他把他们俩的帐都给结了,然后回去工作。有人需要帮助,有人需要救助,而Kevin满是凹痕的自尊心正需要这些。他在试图改变。总有一天他不会因为被甩而感到难堪,总有一天他能就像听到一个故事一样对之一笑而过。回忆起这件事早就遥远得像是他人的事务一样,他已经变得不一样了。总有一天,他会成功的。

                                                           ***

当Kevin在他的门下找到一个信封,里面装着一只戒指的时候,Connor来了。

他会第一时间叫Arnold,但Arnold不在市区里,而Connor总是他的第二选择,甚至是更好的选项,因为他带来了三部影片、一桶冰淇淋和睡衣。他已经在这里有个Kevin给他买的牙刷了,Kevin买了那个牙刷就是为了能让Connor不再用他的。

他试着给Connor发了四条不一样的短信好说服他过来、借过他的肩膀给Kevin哭泣,但它们听起来都不对。他最终给Connor发了戒指的图片再没有别的了。他选不出词语来描述他现在的心情。

三十五分钟后,Connor出现了,他把Kevin拉进怀抱里,他能感到冰淇淋在背上不适的触感。Kevin不介意这些,因为抱着他的Connor温暖、可靠,能够靠近另一个人让Kevin在这个巨大的世界中感到不在那么渺小。

“她不该这么做的。”Connor说着坐到沙发上,示意Kevin也坐下来。他小心翼翼地坐在沙发边上,背直挺挺的,Connor发出来一声表示不可置信的声音,拎着他的领子把他拉得更近。“傻子,这是你的公寓。如果我问你还好吗,会不会很傻?”

“有点吧。”Kevin说“我也不知道。”

“那行吧,”Connor说“你想谈谈吗?”

“估计不。”Kevin说“但我应该找人谈谈,对吧?”

“嘿,你在和罐装情绪之王讲话呢,估计他不是你应该问的人。”

他觉得这句话估计有些关于摩门教徒压抑的情感的笑话,但他没心思去想。Connor把头架在Kevin肩上叹了口气。

“Kevin和Julie说起来一点也不顺口,你知道吧?”Connor说“另外,你应该把这个戒指当了,这样我们还能有钱出去买酒消愁。”

尽管他尽力压下笑意,Kevin还是笑了。

“这听起来不错”他说“但现在,我想我要,我也不知道,哭一会,或者别的什么的。”

“如果你要哭的话,我觉得你应该早开始哭了。”Connor说。

“也许吧。”Kevin说。

“不,我是认真的”他说“如果我觉得你会哭的话,我会带纸巾过来,但我知道你的,所以我现在要做的是看风月俏佳人和吃冰淇淋,我绕了十分钟的路特意去买的。而且它可不便宜,不过,你总是值得最好的。”

Kevin笑了,这次他真正地笑了,他控制不住他的嘴角向上扬,控制不住在他脸颊上的酒窝。

“好啊,”Kevin说“好啊。”

他们一起看了电影,Kevin把冰淇淋滴到了沙发上,Connor跟着他最喜欢的部分念台词。他看到Kevin望着他,他估计看见Kevin脸上有什么,因为他对着他笑了,一个大大的、真诚的、甚至有些可笑的笑容。Kevin心中充满了他自己都指不出的情感,于是他推了一把Connor的肩膀。

夜晚结束的时候,Connor奇迹般地在Kevin腿上睡着了,他已经忘记了那枚在柜子上的戒指了。当他意识到的时候,他正要给Connor拿床毯子,他把它放进抽屉里,便不再去想它了。

                                                                  ***

Kevin爱圣诞节,他真的喜欢圣诞节。但他讨厌所有圣诞节时的愚蠢活动,特别是Connor提议的那些。Connor净出些糟糕透顶的主意比如说化装舞会(Kevin最大的噩梦)、唱他妈的圣诞颂歌、还有最可怕的:滑冰。

“停下,”Kevin瞪着他说“我们看起来像傻子一样。”

Kevin想说的是:你看起来像个傻子,而我要被你尴尬死了,如果你再不停下试着做单脚尖旋转的话,我就要装作不认识你的样子。

“你真是无趣,有人和你讲过吗?”

“你”Kevin挑了下他的眉毛“你每天都这么说。”

“哦,那就好”Connor晃了一下“总有人要提醒你下,给你的生活里加点活着的感觉吧,Kevin Price”

“一开始是我让你拉我出来的,是不是?”Kevin说着,任由Connor拉着他的手,牵着他滑“哦,老天,Connor,放开我。”

“决不”Connor说“来一起尴尬啊,试试看,说不定你会喜欢呢。”

“我深表质疑。”Kevin说,但他还是笑了。

他摔倒了两次,Connor在笑他,但Kevin已经越来越习惯每天被嘲笑了。

突然他听到了他以为自己不会再听到的声音。不会是在这里,也不会是在其他任何地方,他应该计划好怎么应对这种突发事件的。但现实是他只是僵住了。他当然认出了那个声音。Kevin推了推Connor,而他几乎在冰上带着Kevin一起打滑了。Kevin拉住了Connor,而Connor把自己带着手套的手滑进了Kevin手里。

“Connor”他轻声说“Connor,是Julie。”

Connor停了下来,他从没见Connor这样僵硬过,Kevin为此困惑了一会。

“你好,Kevin”Julie对他打招呼,Kevin试图放开Connor的手,但Connor只是握得更紧了,Kevin能感受她的目光在他们交缠的手指上停留,她撇了下嘴。

“你好,Jules”Kevin回她道。他从没感到这么尴尬过,而他可是Kevin Price。Julie只是盯着他,而Kevin不知道做什么,所有他可能说出口的话都在他看到她身边的那个男人的时候卡在了他的喉咙里。他与Kevin不同,高大、英俊、健康的深色皮肤。Kevin觉得自己可能要吐了。

“你好”Connor说,用他空着的那只手冲她挥了下。

“Connor”她说“真是惊喜。”

“关于我的事全是惊喜。”Connor说。他还是不肯放开Kevin的手。

“我都不知道你们俩认识”她看起来和以前一样美丽、年轻,这也是他们过去作为情侣的运作机制,他们就是完美的、从不出错、让人嫉妒,有着稳定的工作和Julie手上的鸽子蛋。现在Kevin的裤子因为摔倒在雪上而湿透了,他确信他嘴角还有食物的碎屑,他的头发奇怪地翘起。啊,老天啊。

“这不关你的事。”Connor欢快地说。

“你给自己找了只小看门狗,Kevin。”Julie说,从她尴尬的笑容来看,这估计是个笑话,但这实在没多有趣。他们相遇的时候,她就不是靠幽默感来吸引人的,Kevin都被惊讶到了,他们当年得有多无聊啊。而他又是什么时候厌倦了平凡的生活呢?“这是Daniel。”

Daniel对Kevin点了点头,好像他们之间有什么不言而明的默许一般,有趣的是,Kevin什么也不懂。

“那么,很高兴见到你们。”

“对,”Kevin试图透过他嘴里的棉花正常地说话,他的舌头突然间变得笨拙得诡异“你也是”

他们终于离开了,Kevin一直看着他们走出他的视线,他才终于叹了口气,倒向Connor,他捏了捏Kevin的手。

“反正我也从没喜欢过她。”Connor对他说,听上去好像他是认真的一样“我在机场遇到你们的时候,我就被吓到了。就算我讨厌你,我也觉得你值得比她更好的。”

“你从来不讨厌我”Kevin感觉有点发晕。

“我有过”Connor说“我身体的每根纤维都在厌恶你。”

“摩门教徒可不能说谎。”Kevin提醒他。

“小半个摩门教徒”Connor说,这让Kevin笑了。“不过你当时讨厌我。”

“我那会儿确实很讨厌你,”Kevin说“我觉得你就是个烦人精。”

“我的确是”Connor说“我不能相信你说Molly Ringwald应该和Andrew McCarthy在一起,而我居然还想着和你上床。”

Connor依旧握着Kevin的手,Kevin也不希望Connor放手,他想要Connor在他的脑子漂浮到由“Julie看起来很好”和“那个她离开他的原因的男人看起来更好”组成的焦虑之海之前把他拉回现实。

“我从没那么说过,我也不会那么说。”

“也许你不会那么说了,你已经变了。Price”

“你还是那个烦人精。”Kevin说“但不管怎样,我都喜欢你。”

“当然啦”Connor用肩膀撞来撞他的“你知道他长得不好看,对吧?我都不愿意和他扯上关系。”

他知道Connor只是试图安慰他,但他还是感谢他的努力。

“来吧”Connor说“去吃些冰淇淋。”

“现在是十二月。”

“所以呢?”

“你知道吗”Kevin说“你是对的,人只活一次。”

“你终于说话像个正常人了”Connor说“我可以让你一路和我抱怨Julie的鼻子看起来有多奇怪,或者别的什么的。”

“你是个天使,又是个圣人。”Kevin说。

“我知道”Connor说,用臀部撞了下他,这太Connor了。“我挺高兴你们分手了,这代表着我就能独占你了。”

Connor说的是实话,尽管他爱开玩笑,比起和Julie订婚,Kevin更高兴他和Connor是朋友。如果要选的话,Kevin不太会审视自己的内心,他也选不出来。他和Connor牵着手去买冰淇淋,在Connor给他讲故事的时候,他忘记了Julie的事。他其实没听故事的内容,因为他光顾着细细描绘Connor讲话、行动时脸上的表情了。要从所有人里挑的话,他会毫不犹豫选择Connor McKinley。

                                                             ***

那是一个周五晚上,Connor醉得可笑。Kevin在凌晨两点左右收到一条信息,接着另一条,然后是三通未接电话,在第四通电话打来时,他终于醒了。

“如果你不是快要死了,我发誓我会杀了你。”

“我喝多了。”Connor听上去特别凄惨。

“说清楚点”Kevin说“你现在到底在哪?”

“我也不知道,”Connor喃喃说“这就是问题所在。”

“行吧。”Kevin坐起来“你还好吗?”

“不太好。”Connor打了个嗝“我觉得我要吐了。”

“你一般不专门打电话给我说你要吐了。”Kevin说,他习惯了给Connor善后,偶尔会反过来,但这不是他担心Connor的理由。他们只把这戏虐地称作“压抑的二十几岁的前摩门教徒的旧习”罢了。“发生了什么吗?”

“什么事都发生了。”Connor说“你能来接我吗?”

“可以”Kevin说,他知道没必要纠结到底要不要满足Connor突发奇想的怪主意。“你在什么地方附近吗?”

“剧院”Connor说“我觉得我可能沿着那条路走了两个街区,但我不清楚哪个方向。”

“你不能叫辆出租车吗?”

“我哪来的钱?我身上所有的现金都神奇地变成了酒精。”

“行吧”Kevin说“我在来的路上了。”

Kevin一路上都在和Connor通电话,他没问为什么Connor不找和他一起出去的人帮忙,他知道原因。Connor有很多熟人,初略地算里面只有两个半朋友。一路上Connor没怎么说话,但Kevin听到他吐了,两次。

Kevin有点迷路了,接着更加不知所措了,而且他对于凌晨两点在曼哈顿乱逛不是特别有兴趣,但是他要去解救一位酩酊大醉的落难少女。

“我迷路了”他对着手机说“而且这里冻死了。”

“我知道”Connor说“我真的、真的、真的很感谢你,Price。你是个天使,亲爱的,所有我能想出来的美好的词汇的合集。”

“这也不够付我现在在做的事,”Kevin告诉他“我得要更多的赞美,特别是我要过来救你的屁股。”

“这是个好屁股”Connor说“这可值得救,相信我。我都能听见你翻白眼,你知道的,你这样会得偏头痛的。”

“那就别那么气人啊,”Kevin说“看在我视力的份上。”

Connor开始哼他剧里的歌,Kevin坚持不跟着一起哼。Connor不需要知道他能背下原声带的每一部分,他总告诉Connor他甚至都不喜欢那部剧,他只是因为Connor才去看的,所以他最好感激他。但Kevin其实开始喜欢上新事物只因为Connor喜欢它们。他甚至开始喜欢上西雅图夜未眠。

“Kevin”他仿佛能从两个地方听到Connor。“绕过下个路口,我已经能看到你了,快点来救我吧。”

Kevin小跑向Connor,感谢他已经不再相信的上帝,他一路上没有被拿着刀的疯子谋杀。

“纽约是个危险的地方,你知道的。”当Kevin找到Connor的时候,他说“你不该一个人大晚上出门的。”

“我讨厌你”Kevin说“我真的、真的讨厌你。”

“你就是我的英雄”Connor说,他看起来好像哭过了,他的左眼上有着淤青,Kevin伸出大拇指去触碰。

“你看起来糟透了,”Kevin说“真的很糟。”

“这些可不适合说给真爱之间的初吻。”Connor说,用手臂绕过Kevin的上半身,他的话语没进Kevin的上衣里“你是我现在唯一需要看到的人。”

“这样吗?”Kevin感到有点高兴。

“当然了”Connor说“你是我认识的最正常的人了,我需要点正常人的气息。我认识的其他人都他妈和马戏团一样。”

“你不是吗?”

“滚”Connor说“陪我走回去吧。”

“真会使唤人。”Kevin嘟哝抱怨说,看看Connor两眼昏花地、慢慢地对着亮光眨眼的样子,他不觉得他听见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遇到了一个前任,”Connor说“他就他妈是个混蛋。”

Kevin没问是哪任,Connor有太多前任了,有一半Kevin都不认识。如果Connor这么生气的话,他估计是Steve,但他没有再问了。

“所以我得在……”Kevin看了下表“凌晨三点走来接你?”

“我们打架了”Connor用力地踢走人行道上的一个空罐子。“他们把我赶出来了,我身上也没钱。”

“好吧”Kevin牵起他的手好让他平静下来“没事了,我也不在乎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就是为什么你是我的最爱”Connor从背后抱住他,让他走不来路“你不在乎我做了什么或者我没做什么,我和谁做了或者我没和谁做。”

Kevin做个鬼脸,Connor没看到,所以他捏了捏Connor的手。

“你真恶心。”Kevin说。

“你真是正经得过分,”Connor“但我也爱你这一点。”

Connor扑到他的背上,Kevin又冷又累,他只想陷进自己的床里,听Connor在他的厕所里呕吐的声音。Connor在拖慢他们回家的速度,所以他会选择用手臂圈起他的腿没什么奇怪的。Connor开始咯咯笑。

“你要背我啊?”他说

“是的。”Kevin回答说

“我会吐在你身上的”Connor说

“如果你吐在我身上,我就把你留在大马路上。”

“你不会的”Connor说,“我太好看了,这城市会生吞了我的。”

Connor意外得轻,Kevin知道他们看起来像傻子似的但是他管不上那么多。Connor正要命地揪着他的头发,哈哈大笑。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趣的?”Connor问他,Kevin只希望他能用后脑勺给他一个头槌。

“大概是你选择闯入我的生活的时候。”Kevin回答说。

“可你爱惨了我做的选择。”Connor说。

“是的。”Kevin感叹道,把Connor再抬高一点。

“谢谢你成为一个人能有得最好的朋友。”Connor说着,用力地亲吻他的后脑勺,他几乎能听到撞击的声音。

“你也一样。”Kevin说。

他们花了好久才回到Kevin的公寓,他的背很痛,Connor一直在对路过的陌生人说像“接招吧*****”之类的话。尽管他下手得很慢,但Connor估计是想勒死他,他在门口把他放下来。

“你不把我背过门槛吗?”

“你有腿,”Kevin说“用用你自己的腿。”

Connor看上去有点气恼,但他奇迹般地走上了台阶,脸着地地倒向Kevin的沙发。

“我亲爱的,”Connor说“我是多么地想念你啊。”他给了沙发一个吻。

“行了,行了”Kevin说“我去给你拿睡衣,在我回来之前别睡着了,行吗?”

“姆嗯”Connor说,他的眼睛早就闭上了,Kevin给Connor拿了件旧T恤衫,他从Kevin这边把它领走了,他还拿了一个桶,他们都习惯吐在那里面。

他把Connor折腾进那件T恤衫里,跟照顾小孩似的帮他把衣服穿好,用手梳过他前额的头发,作为回应,Connor动了几下。

Kevin发现他睡不着,因为他能听见Connor走动,就像每次他来Kevin家过夜一样,最终他叹了口气,打开门。他靠在门框上看着Connor直接用手从盒子里捞麦片吃。

“Connor,”Kevin说,Connor的头猛地抬起就好像他被发现做了错事一样“别这样看我,我买那些麦片就是给你吃的,你还好吗?”

Connor耸耸肩,费力地咽下他嘴里的麦片。

“这重要吗?”

“这对我很重要。”

“你真是个好心人,Kevin Price。你真是位绅士。”

Kevin翻了个白眼,他希望Connor能至少正经个十分钟,他不正经的一面有点让人厌烦了,特别是在凌晨三点,而Kevin只想睡觉。

“现在没人会付钱看你演戏。”Kevin说。

“你今晚特别刻薄,”Connor说“既然你问了,我不好,不好。”

“那行。”Kevin说“过来,到床上来。”

Connor盯着他,Kevin不知道为什么,因为他的提议很正常啊。这是朋友之间会做的事,对吧?

“你是在……”Connor开始了个句子“呃,好啊,这听起来。挺好的?”

“挺好的”Kevin说着向他伸出一只手“那床挺大的,沙发也不是很舒服,你需要好好睡一觉。”

Connor在被子下挨着他蜷起来,一只手摸上Kevin的胸,接着又一下子撤开了。

“别这样,”Kevin说,Connor一下子退开了“你为什么表现得那么诡异,你知道,我们可以拥抱的。我的男子气概还没有那么脆弱。”

Kevin用两只手指抚摸Connor眼睛下面的淤青,他让Connor翻了个身这样他背对着Kevin,他靠着他蜷起来。

“哦”Connor说“呃”

“闭嘴,”Kevin说“我们以后永远也不要提起这件事。”

“好吧”Connor说着,挪进Kevin怀里“这挺好的,和Kevin的拥抱时间。”

“和Connor的拥抱时间听起来更顺一点。”Kevin说“晚安,Connor。”

“晚安,Kevin Price。”Connor说。Kevin关上灯。Connor睡着很久后,他才终于进入梦乡,他听着Connor抽噎的声音,思考着这是他这么久以来第一个像这样触碰的人。

                                                              ***

现在是新年前夕,Kevin度过的第二个没有Julie的新年。他对于这件苦差事感到格外得郁闷、不快,Connor操控他穿好衣服、走出家门,不再在九点上床,装作今天又是平常的一天。他用Arnold和Nabulungi做挡箭牌。

“你不去的话,他们会很失望的。”Connor说“来吧,他们是你最好的朋友,他们是你组建家庭之前最像家人的人了了。”

“哪壶不开提哪壶,是不是?”

“抱歉,”Connor说,但他脸上那副吃屎的笑容让他看起来一点都不抱歉,“别自己生闷气了,来和我出去玩吧。”

“这就是我们之间的规则,”Kevin说“行吧,很抱歉我一直都这么惹人烦。”

“没事,”Connor说“我期待你那天能越过这个坎,这样你就不会看起来一直都那么悲惨了,我再也坚持不下去处理这个悲伤的缺爱小狗狗了。”

问题是Kevin并不是跨不过去那道坎,而是他已经跨过去了,他早就跨过去了。至少在接下去的一百万年里,他都不希望她回到他身边,他希望他能指出自己的问题,但他做不到,而且他也付不起理疗师和他一起找。他心里这道巨大的伤痕似乎永远不会愈合,因为他总是撕开自己的伤疤试图找到些什么。而Kevin讨厌讲述他的失败,他也不会和Connor讲这些,一点儿也不会。Kevin知道Connor会在他刻薄的时候利用秘密来攻击你,而这正变得越来越频繁。他们是都有些问题,但新年很明显不是处理问题的时候。

“我们走吧,”Kevin拿了他放在柜子上的钥匙“走吧,称我还没改主意之前。”

他们在沉默中走去派对,Connor把手臂滑进Kevin的臂弯里这样他不会多想他们之间的沉默到底意味着什么。只要Connor用他的爱意把他圈住的话,Kevin也不在意其他的什么了。

“你还是来了!”Arnold在他们进门的时候大声叫说“我以为你会放我们鸽子的,老兄。”

“感谢你的信任,好朋友。”

“我也以为你不会来了。”Nabulungi把手肘靠在Arnold肩膀上。“你最近总是不太守时,你怎么了吗?”

Kevin耸耸肩因为他也不知道答案。

“新年让我有点厌烦,就这样。”他试图去解释“我讨厌回顾一年还有其他的东西。”

“这一年很棒啊,”Arnold说“除了你还是没能勾搭上谁之外。”

“我们有必要提这件事吗?这对自我审视没一点帮助。”

“Kevin Price,我一生的挚爱,你从来都不擅长自我分析。”Connor说,Kevin盯着他看,他脸上的表情让Kevin觉得他可能想多了。他碰了碰Connor的手肘试图缓解他们之间的不安,也许Kevin受伤太深了。当他变得有些神经质的时候,他总是理解错别人的意思。

“这是真的,”Nabulungi说“不过我们还是爱你的。”

“没错”Arnold突然给了Kevin一个让人几乎窒息的拥抱,Kevin试图呼吸并且拍了拍Arnold的背。

“谢谢了。”他说到,试图让他听上去是真的认真的“来吧,一起吃点小食,然后喝得烂醉。”

“我来了。”Connor说,直直地走向一张桌子,Kevin摇了摇头然后笑了。Nabulungi开始用手喂Arnold鸡蛋馅饼同时和他低声细语,Connor冲着他们笑,然后带着笑容看向Kevin。

“看好了。”他说着,边拿着手里的手取食物边模拟飞机的声音,Kevin做了个把嘴拉上拉链的动作,Connor把小吃撞进嘴里,Kevin愤愤地喷了口水。

“我的老天啊,”Kevin一边说一边擦嘴“你真是荒唐,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可笑的人了,真是让人痛苦又不寻常。”

“我难道不知道吗?”Connor说“你想跳舞吗?”

“在你用小香肠攻击了我以后?我不觉得你有这个荣幸。”

“闭嘴。”Connor拉起他的手腕说。

“我还不够醉到想要跳舞”Kevin说。他通常还要几杯才会掉进舞池里,Connor在一场婚礼上说他跳得像他爸爸一样。不管怎样,他还是会抱着Kevin的腰和他跳舞。

“如果你想的话,你可以踩在我脚上的。”Connor说“这样你可能就没那么尴尬了。”

“他们付钱请你跳舞呢。”

“没错”Connor说,试图让Kevin转个圈,可他比Connor大一圈,所以他被Connor的脚绊倒了“开心点,Kevin Price。”

“我不喜欢这些,Connor McKinley。”Kevin说。

“你知道的,这是一年里唯一的可以公开数倒计时的日子,来吧,就快要到午夜了。”

“好吧。”Kevin说。他就是没办法对Connor说不,这早晚要把他栽进大麻烦里,Connor像以往一样牵起他的手,拉着他出了门、跑到露台上。他看了看自己的表。“还是六分钟到十二点。”

“你的新年计划是什么?Kevin Price。”

这是个好问题,Kevin应该早点想好的。

“今年我要跨过那道坎。”Kevin说。

“好极了”Connor回他,但他看上去不像以前听到这个答案一样兴奋,Kevin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不管那是什么,他一点都不喜欢。也许只是他的大脑在骗他,但他发誓Connor看他的眼神和以前不一样了。在他喝醉的时候和他相拥而眠估计是个坏主意。

还有四分钟到十二点。

“你的呢?”

Connor看着他,时间长得让他感觉不舒服。

“我没有任何新年计划,”他说“我现在这样就很好。”

Kevin看着他,认认真真地看着他,他不喜欢Connor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向下撇的样子。

“骗子,”他说“摩门教徒都不会说谎。”

“小半个摩门教徒”Connor如他预测一样地说,尽管他看上心不在焉的。他在发现Connor在盯着那个还挺好看的服务生看的时候翻了个白眼。他觉得胃里总有什么东西在翻腾,这让他觉得有些恶心。

“还有两分钟。”Kevin说,把Connor的注意力重新带回到自己身上。他希望自己没说过话,因为他讨厌Connor看向他的样子。他的眼里有些绝望的味道,而Kevin不知道Connor想要什么,他只知道如果他可以,他愿意给Connor McKinley全世界。

还有三十秒。

Kevin说:“我只想和你一起倒数到新年。”

Connor笑了,就好像他是认真的一样。

“我也一样,Kevin Price。”

十,九。

Kevin的呼吸在他的喉咙里拧紧了,他觉得自己能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了,他不自觉地看向Connor的嘴唇,又觉得有些尴尬。

三,二,一。

“新年快乐,Connor。”他说。

“是啊,”Connor喃喃说“你也是。”

Kevin看着Connor的脸,等着他向前靠过来,因为如果他们要接吻的话,他希望他们能早点把事情做完,而且,哦,老天,Connor靠过来了。

Connor两只手捧着他的下巴,在他脸颊靠近他嘴角的位置上种下一个吻。Kevin有点泄气,那估计也会是个坏主意。他把Connor拉进怀抱里,把他的下巴靠在Connor的肩膀上,Connor猛地抱回他,紧紧地抱住他。他的嘴扫过Kevin的耳廓。

不管怎样,他很高兴新年如他期待一样地延续下去了:他会想着Connor说的每个词,想要Connor时时刻刻的关注,他还会对在他看到Connor走去找那个服务生的时候在他胃里扑棱的情绪感到困惑。


***截取自教义与圣经,89.7。

****截取自教义与圣经,89.5。

*****原文为“en garde”,是击剑中比赛开始前用于提示双方采取防御姿势的法语词。

评论